?

動畫電影里的大千世界 早已不是兒童的專屬

動畫電影

比真人電影更讓人回味

  動畫電影一如真人電影,身兼“大娛樂家”與“思想者”兩種身份這點,透過不久前揭曉的第90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提名影片可見一斑。分別由迪士尼聯合皮克斯、20世紀??慫沽廈喂こ?、藍天工作室制作的《尋夢環游記》《寶貝老板》《公牛歷險記》三部美式動畫電影,將與《至愛梵高》(英國聯手波蘭制作)、《養家的人》(愛爾蘭、加拿大及盧森堡聯合制作)一起競爭小金人,結果是否美國戰勝歐洲(被視為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風向標的全球動畫電影盛事安妮獎,剛剛完成第45屆的頒獎,《尋夢環游記》一舉摘得13項提名中的11個獎項,包括最佳動畫長片、最佳導演等,刷新安妮獎歷屆紀錄)并不重要,五部不約而同聚焦作為社會基石的家庭的動畫影片,比真人電影還要讓人回味才是關鍵。

  《寶貝老板》用造型呆萌的人物,講述7歲的男孩與初生即成為公司大老板的弟弟如何爭奪父母之愛,道出家長與孩子的相處之道?!堆懊位酚渭恰方櫨杉岢忠衾置蝸氳哪瀉⒃諞躚裊澆緄拇┧?,說出溫情和睦之家對孩子成長的助力作用,與《至愛梵高》中自小缺失父母關愛的梵高的成才之路構成對比?!豆@占恰防鋝話潿釩駛ǖ畝放W孕〉醬篤沸隕屏?,他在小伙伴們的幫助下,從小家庭的傷痛記憶中走出,最終構建人與自然友好相處的大家園?!堆業娜恕吩蛞運囁刂頻厙⒏緩古⒀液詰募櫳?,指出地球這端的“幾家歡笑”連著那端的“幾家愁”。

  更為重要的是,幾部影片的主題無論活潑還是凝重,偏重娛樂或者思考,創作者的視域都是超越國別甚或時代的?!豆@占恰犯謀嘧悅攔骷衣?middot;里夫的兒童文學《愛花的?!?,原作1936年出版之后,一度因為西班牙斗牛身上的女性特質被視為禁書,可是放在今天,這頭飽受欺侮卻始終不以強壯身形以牙還牙的斗牛,看向的自然是地球上那些與眾不同、渴望與周遭和平共處卻總難如愿的人們。同樣由文學而來,根據加拿大女性作家黛博拉·艾里斯的小說《帕瓦娜的守候》改編的《養家的人》,某種程度上可視為獲得2007年戛納電影節評委團獎的動畫片《我在伊朗長大》的“阿富汗版”,是女性拿柔弱之軀與剛性戰爭的無奈對抗。

  而正如《公牛歷險記》添加進西班牙風情但遠非重點一樣,《尋夢環游記》也有濃郁的異域味道,墨西哥的風土人情盡在其中,然而想想美國與近鄰墨西哥的歷史恩怨,且是墨西哥近代犯罪肆虐的罪魁禍首,創作者期望“陽光下無罪惡”的良苦用心也就昭然若揭——就像“印度良心”阿米爾·汗投資拍攝《神秘巨星》,是想用熱愛唱歌的女孩的“我要成名”,揭示印度男女不平等環境下女性的閉環命運,以及女性自我覺醒的社會學意義。

  因作者特性而風格各異

  盡管《公牛歷險記》《尋夢環游記》都有隱藏的沉重所指,但兩部電影的歡快風格卻如《冰川時代》系列、《里約大冒險》系列、《飛屋環游記》等美式動畫電影般,淋漓盡致體現熱愛歌舞片、音樂劇的美國人的樂觀天性(事實上美式動畫片對音樂劇的借鑒隨處可見,《尋夢環游記》便是一部“歌舞片”,《里約大冒險》也是用歌舞講故事)。美式動畫片中極少出現真正的惡棍,好人總能迎來圓滿的結局,壞蛋受盡折磨但很難死掉(《貓和老鼠》中的笨貓湯姆便是較為極致的例子),使得影片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常常淺嘗輒止。

  由此導致的另一個現象,是觀眾談及美國動畫片,很少提到創作者,僅僅會從畫風和主旨的差別上,判斷影片是由迪士尼、夢工廠或皮克斯制造。而歐亞的動畫片則恰恰相反,更具作者電影的特性,導演個人品牌的號召力遠遠大于制作團隊的影響力。

  蘇聯動畫大師尤里·諾爾施泰因創作的《故事中的故事》《鷺與鶴》,與另一位同時期的大師聯手創作的《克爾熱涅茨河畔血戰》《季節》等動畫短片,是從沉雄悠遠的俄羅斯文化及藝術中尋得源泉之后,開出的不朽動畫之花。法國當代最為出色的動畫導演保羅·格里莫爾執導的《國王與小鳥》《通煙囪工人與牧羊女》等動畫長片,指出極權主義必將土崩瓦解。捷克奇才藝術大家楊·史云梅耶,創作過眾多超現實主義、或長或短的動畫電影,比如《食物》《對話的維度》《浮士德》等,木頭、黏土、陶器以及真人演員的身體,都被他充當創作的素材,探測人性貪、嗔、癡的邊界。

  世界第二動畫大國日本,大家更是比比皆是。川本喜八郎、手冢治蟲、宮崎駿、大友克洋、今敏、押井守等借助動畫片,或將日式文化及美學聲名遠播(如川本喜八郎的《摘花》《道成寺》),或直面戰爭帶給人們的永久性創傷(如宮崎駿的《天空之城》《風之谷》),或預言所謂工業文明、科技發展對人類命途的打擊與摧毀(如大友克洋的《大都會》、今敏的《紅辣椒》),一度開創美式動畫電影不曾觸及的科幻、悲劇等領域。

  國產動畫可以走得更遠

  與鄰國日本相比,中國動畫電影有過昔日的輝煌?!洞竽痔旃貳短裙鰲貳堆┖⒆印貳督景戀慕貳娥職魷嗾返鵲榷?,多由民間故事而來,借鑒京劇臉譜、山水畫等中國傳統文化,發展出木偶、黏土、剪紙、水墨等多種類型。部分動畫片走出國門收獲來自國際的掌聲之余,其中埋藏的中國文化的精髓也對國外藝術家的創作產生影響。川本喜八郎1988年在中國創作的《不射之射》,藍本是《列子》等古籍中記載的紀昌拜師學藝故事,蘊含道家對技藝境界的闡釋。

  可惜的是,中國動畫片中斷根脈之后,迎來當下低幼當道的局面。

  好在,自2014年《大圣歸來》上映以來,幾部“大”字頭電影《大魚海棠》《大護法》《大世界》的隔年出現,又讓觀眾對國產動畫片重拾信心。

  如果說田曉鵬導演的《大圣歸來》的口碑與票房的大獲成功,一面體現他對題材以及雜糅世界動畫電影畫風的雙重敏感,一面帶有幸運成分,梁旋與張春聯合執導,中日韓三國主創團隊分別提供故事、音樂和畫風,攜手完成的《大魚海棠》,則為中國動畫電影的創作方式,指出明路一條。根植我國傳統文化的故事,要想完美呈現中國式寓言的柔情與磅礴,目前階段或許需要借助國際友人的力量,分工協作向上攀巖。不過,不思凡編劇、導演的《大護法》的亮相,也證明國內動畫人可以自主制作帶有鮮明中國美學特征、符合時代趣味的作品,彰顯他們已然具備將帶有個人風格印跡的世界觀,系統整理對外輸出的能力——影片對盲從權威和信任?;院⑼囊旎南質?,給予力度較大的批判。

  而今年年初上映,幾乎由劉健一人獨立包辦完成的《大世界》,則告知觀眾創作者對國產動畫片的探索道路,可以走得更遠。一幫原本互不相交的底層人士圍繞100萬人民幣命運大相撞的劇情,指出大同小異的城鄉結合部里的人們相差無幾的生活,是對城市模式化高速發展、鄉村式微的當下中國一隅的寫實?;緄拇拄?、動作的遲滯、表情的茫然、對白的突兀、聲畫的錯位,成就影片獨特風格,更恰如其分對應時代。

  ——獨立思考的不思凡與劉健的重要性,正如前面所提及,日本、歐美動畫大師能在全球收獲無數擁躉,正因“作者”二字在他們的影片中勝于一切。而放眼國產動畫電影甚至中國電影行業,此般藝術家少得可憐。

 

 

 
?
博彩稳赚计划 幸运快三技巧稳赚方法 3d直选包胆是怎么玩的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时时彩计划网 福彩3d技巧规律绝密 通比牛牛技巧口诀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一分快3开奖计划网 香港时时彩开奖查询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怎样算牛牛牌出现概率 内蒙古时时20181202开奖结果 幸运飞航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助赢计划软件怎样用好